齐国人物吕禄简单介绍

汉代人物

本名:吕禄

所处时期:秦末汉初

民族族群:汉人

作古时候:前180年

官职:大将军

册封:赵王

齐国人物吕禄简单介绍。吕禄人物平生

晚年阅历

其父为吕释之。汉惠帝七年,惠帝死,吕后最先临朝擅权,录用吕泽之子吕台、吕产兄弟和吕禄为将,管辖南北军。次年分封诸吕为王,吕禄被封为胡陵侯。高后七年又改封武信侯吕禄为赵王。

掌握兵权

高后八年七月,吕后病重,因而敕令录用赵王吕禄为大将军,管辖北军;吕王吕产管辖南军。太后申饬吕产、吕禄说:“封立吕氏为王,大臣心中多不平。我就要作古,天子年幼,生怕大臣们伺机向吕氏起事。你们务须要率领禁军,严守宫庭,万万不要为送丧而轻离重地,以避免被人所制!”辛巳,吕后作古,留下遗诏:大赦世界,命吕王吕产为相国,以吕禄之女为皇后。高后凶事处理完毕,朝廷改任左丞相审食其为天子太傅。

谋害作乱

诸吕盘算作乱,因恐惧大臣周勃、灌婴等人,未敢贸然行事。朱虚侯刘章娶吕禄之女为妻,以是得知吕氏的诡计,就黑暗派人示知其兄齐王刘襄,举兵攻击诸吕,并联系其他诸侯。

吕产等人闻讯齐王举兵,就派颍阴侯灌婴统兵挞伐。灌婴率军行至荥阳,与其手下计议说:“吕氏在关中手握重兵,希图夺取刘氏世界,自立为帝。若是我们现在打败齐军,报答朝廷,这就增强了吕氏的气力。”因而,灌婴就在荥阳屯兵扼守,并派人示知齐王和诸侯,约定相互团结,静待吕氏提议事件,即一同诛灭吕氏。齐王得知此意,就退军到齐国的西部界限,待机而动。

吕禄、吕产想提议事件,但内惧朝中绛侯周勃、朱虚侯刘章等人,外怕齐国和楚国等宗室诸王的重兵,又恐手握军权的灌婴叛逆吕氏,盘算等灌婴所率汉兵与齐军征战以后再着手,以是犹豫未决。

(历史 为友所卖

澳门普京赌城,太尉绛侯周勃手中没有军权。曲周侯郦商年迈有病,其子郦寄与吕禄交好。绛侯就与丞相陈平约定一个战略,派人挟制了郦商,让他儿子郦寄去诳骗吕禄说:“高帝与吕后配合清闲世界,立刘氏九工资诸侯王,立吕氏三工资诸侯王,都是经由朝廷大臣议定的,并已向世界诸侯公然宣告,诸侯都以为理应云云。现在太后驾崩,天子年幼,您身佩赵王大印,不马上返回封国镇守,却出崐任大将,率兵留在京师,必然会遭到大臣和诸侯王的猜疑。您为什么不交出将印,把军权还给太尉,请梁王送还相国大印给朝廷,您二人与朝廷大臣盟誓后各归封国?如许,齐兵必会撤走,大臣也得以心安,您万事大吉地去做周遭千里的一国之王,这是造福于子孙万代的事。”吕禄置信了郦寄的战略,想把戎行交给太尉率领;派人把这个盘算示知吕产及吕氏尊长,有人赞同,有人阻挡,战略犹豫未决。

吕禄信托郦寄,常常结伴外出游猎,途中曾前往参见其姑母吕媭。吕媭震怒说:“你身为大将而轻易地离军游猎,吕氏现在将无处容身了!”吕媭把家中的珠玉、宝器全拿出来,抛散到堂下,说:“不要为他人守着这些器械了!”

周勃想进入北军阵营,但被阻挠不得入内。襄平侯纪通卖力典掌天子符节,周勃便敕令他持节,伪称奉天子之命许可太尉进入北军阵营。周勃又敕令郦寄和典客刘揭先去挽劝吕禄:“天子指派太尉代行北军批示职务,要您前往封国。马上交出将印,告别赴国!不然,将有祸事发作!”吕禄以为郦寄不会诳骗本身,就解下将军印绶交给典客刘揭,而把北军交给太尉批示。太尉进入北军时,吕禄曾经拜别。周勃进入军门,敕令军中说:“拥戴吕氏的裸露右臂膀,拥戴刘氏的裸露左臂膀!”军中将士全都裸露左臂膀。周勃就如许取得了北军的批示权。然则,另有南军未被掌握。陈平召来朱虚侯刘章帮手太尉。太尉令朱虚侯监守军门,又令平阳侯曹窋通知率领宫门禁卫军的卫尉说:“不准相国吕产进入殿门!”

身死人手

吕产不知吕禄已脱离北军,进入未央宫,预备作乱。吕产来到殿门前,没法入内,在殿门外徜徉来往。平阳侯生怕难以阻止吕产入宫,策马示知太尉。太尉还怕一定能克服诸吕,没敢公然声称诛除吕氏,就对朱虚侯说:“马上入宫守卫天子!”朱虚侯要求派兵同往,太尉拨给他一千多兵士。朱虚侯进入未央宫门,见到吕产正在廷中。时近黄昏,朱虚侯马上率兵向吕产打击,吕产逃脱。天空暴风鸿文,因而吕产所带翅膀知己忙乱,都不敢接战屠杀;朱虚侯等人追逐吕产,在郎中府的茅厕中将吕产杀死。

朱虚侯已杀吕产,少帝刘弘派谒者持天子之节前来慰问朱虚侯。朱虚侯要夺天子之节,谒者不放手,朱虚侯就与持节的谒者共乘一车,凭着天子之节,驱车飞奔,斩长乐卫尉吕更始。事毕返回崐,驰入北军,报知太尉。太尉起立向朱虚侯拜贺说:“最令人担忧的就是吕产。现在吕产被杀,世界已定!”因而,太尉派人分头拘系一切吕氏男女,岂论老少一概处斩。辛酉,捕斩吕禄,将其乱棒打死,派人杀燕王吕通,取销鲁王张偃。

吕禄汗青评价

刘向:“吕产、吕禄席太后之宠,据将相之位,兼南北军之众,拥梁、赵王之尊,骄盈无厌,欲危刘氏。”

陈琳:“及臻吕后,禄、产***,擅断万机,决事禁省,下陵上替,海内寒心。”

李邈:“吕禄、霍禹一定怀作乱之心,孝宣欠好为杀臣之君,直以臣惧其逼,主畏其威,故奸萌发。”

房彦谦:“故蚩尤、项籍之勇猛,伊尹、霍光之势力,李老、孔丘之才干,吕望、孙武之兵术,吴、楚连磐石之据,产、禄承母弟之基,不该历运之兆,终无帝主之位。”

司马贞:“诸吕用事,世界示私。”

苏辙:“吕氏之族,若产、禄辈,皆干才缺乏恤。”

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